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我是老公的催眠奴

我叫春香。我很幸福,因为我结婚都十几年了,孩子也懂事,还有一个我爱且爱我的老公。当然,我还有另一个身份——我是老公的催眠奴隶。但这并不妨碍我与我老公的相爱。  晚上。吃过晚饭,收拾完碗筷,我就迫不及待的扑进了老公的怀里。「臭老公,就知道躺床上看新闻,你老婆忙进忙出都快累死了!」我用脸磨蹭着老公的胸..

拯救表弟的美妇

莫愁在灯下,轻解罗衫,柔柔的灯光照在她身上,将她原本象牙般洁白细腻的肌肤镀上一层金边,她看着镜中的自己,美丽,优雅,胸前的桃花刺青又给她添了一种神秘诡异的美,那刺青从锁骨纹起,一直到她的左乳上方,这枝桃花在她的身体上美不胜收,但对她来说,却是耻辱的烙印,每当她看到这桃花刺青便有刻骨铭心的痛楚。  ..

亲密无间的4P

第一次换妻如果把整个社会比作一个人的肌体,那么每个家庭就是社会的细胞。一个健康的肌体必然由健康的细胞构成,那么什么样的细胞才是健康的呢?无疑,幸福的家庭才是健康的。幸福是个过分宽泛的概念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没有一个固定的标准。但是我认为幸福的家庭一定具有一些共同的特征。俗话不是说,幸福的家庭都是..